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全球债券担保品缺口待填补

时间:2018-12-02 11:04 作者:admin 点击:

  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市场出现了优质担保品短缺以及高度集中的倾向,例如欧元区核心国家债券在欧元区担保品池当中数量占比超过了70%,这可能引起系统性金融风险。部分机构由于合格担保品不足,有可能会在融资当中遇到困难。
 
  与此同时,中国债券市场上大量的优质人民币债券还没有被充分用于境内外市场,特别是境外机构持有的债券使用率较低。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当中,实现人民币债券的跨境运用是人民币从结算货币发展到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必不可少的环节。因此,中央结算公司正在助推人民币债券市场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溢出效应”。
 
  人民币债券在提高境内外投资者资产配置效率和综合持债收益的同时,若能通过境内外监管协作与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全球金融市场注入足量的人民币债券担保品,将有望化解全球市场优质担保品不足、减少当前主流押品池高度集中等问题,提高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从中国经济与金融开放自身的角度来看,当境外主体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可以用作全球范围内的融资担保品之后,有助于提升境外主体持债意愿,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担保品是交易双方的商业协商决定,并不是强制性的,但在金融危机后,这已经成为金融监管框架的一部分。
 
  据国际掉期与衍生工具协会(ISDA)法律顾问古静介绍,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和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在2018年3月发布规定,要求标准化的产品经交易所集中清算,非标准化的产品则强制要求缴纳保证金。
 
  通常衍生品保证金分为两部分,其中初始保证金是应对基础资产的违约风险,要求进行破产隔离,往往用债券来充抵,变动保证金是用于资产盯市计价的波动部分,覆盖市场风险,往往使用现金,方便随时调整。“目前全球市场上主要是G7国家的政府债务作为初始保证金,其中美国、日本政府债券最广泛使用。中国政府债券还不能使用,但未来值得就此探索。”古静说。
 
  工商银行(601398,股吧)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王屯表示,国际上监管规则正在从交易对手风险控制转向基于担保品的风险控制,因此产生了对担保品的巨大需求。“虽然中国尚未出台场外衍生品担保品的监管规则,但是主要国有大行已在开展国际布局,而境外交易对手又受到国际监管规则约束,要求使用债券作为担保品,因此中资银行目前对场外衍生品用债券作为担保品的需求巨大。”
 
  到2019年9月,全球金融机构将需要遵守国际上新的担保品监管规则,届时担保品需求将会面临一个增长的时间节点。然而,中资银行通常只有几百亿美元的外币债券可作为担保品,而人民币债券则持有上万亿元。
 
  明讯银行融资融券及担保品管理业务亚太区负责人DavinCheung表示,到2019-2020年,亚洲越来越多的银行需要符合国际担保品监管要求,包括中资银行在亚太其他地区的分支机构。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金融市场业务中心副总裁黄轶则表示,债券充当担保品优势明显,应当是未来银行金融市场授信业务发展的方向。据黄轶介绍,银行传统的授信业务是用交易对手的报表来做分析和授信,是信用交易,在传统的银行贷款担保管理当中,多数是用现金、不动产等资产来做抵质押,但这些难以在金融市场业务当中应用。“大银行中台给中小机构的授信态度很谨慎,就算给额度也会比较小,但前台业务部门需要和中小机构做交易。有了担保品集中管理后,授信和交易就能更便利。”
 
  对于国际场外衍生品交易担保品只能用美元债券的问题,黄轶也表示正是中资银行之所急。“如果能够使用人民币债券,对于人民币债券的需求以及流动性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而这又会进一步提升人民币作为担保品的功能发挥。”